原创互联网情报01-12 11:24

来源:岭南会(ID:lingnanchuangye)


“许多民企老板做大就被抓,上市等于坐牢。”



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被无罪释放后,常用这句话来表达自己对15个月冤狱的抗议。在中国著名民营企业家中,他是第一个被抓进去又被无罪释放的,而在被释放之前,他的对头——托管太子奶的国企老总文迪波被“双规”,后来又被法院以贪污罪和渎职罪判处9年有期徒刑。


基于这样的事实,李途纯理直气壮地对外宣称,太子奶完全是让这个贪官和之前撤资的外资金融机构搞破产的。然而外界并不完全接受这个结论,许多人认为李途纯自己也要为太子奶的破产负责。

1


1960年,李途纯出生在湖南临湘。刚出生不到3个月,嘴里就长了颗牙,爷爷认为不吉利,可任凭父亲怎么努力,也没撬开李途纯的小嘴。爷爷自言自语“将来是个霸蛮的货呀。


果然,李途纯一上小学,就迷上了“李世民传奇”,从此对兵书上了瘾,“三十六计”、“孙子兵法”,一本接一本。


到了17岁,李途纯一心想去当兵,无奈家里成份不好,最后不得已上了株洲师范。1982年大学毕业后,李途纯被分配到株洲一家粮油公司上班。


第一年到下面的饺子馆挂职,其他10多个同学只是装装样子,李途纯却有板有眼跟着后厨的老师傅做起了饺子,3个月不到就把手艺学到手,“土猪肉加白菜,葱姜、麻油一搅,味道堪称一绝”。


总部人力一看李途纯在基层干得欢实,干脆就放任自流,此后8年间,李途纯从这个饺子馆干到那个拉面馆,职位却原地不动“还是一个小白丁”。



1990年,一个激情汹涌的“南下”年代。这一年,李途纯出差杭州时去了一次岳王庙,望着岳飞像,读着《满江红》中的“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”,他对自己的人生道路产生了彻底的怀疑,“我跪倒在岳飞像前,痛哭流涕两个多小时”。


李途纯觉得自己应该趁着大好年华追求更加丰盛的人生,就像当时闯深圳的淘金客。于是,他一回湖南便辞去公职,带着300元钱和一麻袋书,抱着“卖苦力、扫大街”的最坏打算,坐火车去深圳创造自己的“功名”。


2


然而,他找的工作还是老本行——卖粮油。


到深圳后,李途纯很快被一位农民出身的粮油老板相中,替后者在全国跑生意。这份工作他没有干多久,他想赚三五千,而老板只给他开一千多。


这之后,李途纯仍没有转运,他在一些小公司不断打转,干着钱少、活苦的工作,有一次,他甚至在大年三十的晚上一个人背水泥。多年后,他用“吃尽苦头,像妓女一样”来形容这段岁月。


1993年,恰逢毛主席的百年诞辰,主席诗词碑林、韶山烈士陵园、主席铜像广场相继建成。


困顿之中,李途纯想到了一个发财的点子:当时流行挂历,而1993年是毛主席诞辰100周年,他就想制作一批毛主席纪念挂历,在主席的家乡湖南销售。



这家伙确实雷厉风行,回到株洲就拿家里的房产证抵押给了银行,贷出10万元,三天后就印了10万套主席诞辰100周年纪念挂历,然后运到韶山。


刚开始生意一般般。可就在12月26日主席铜像揭幕当天,韶峰出现异象“方圆9里红杜鹃一夜之间全部绽放,漫山遍野红得似火”,上午10点,铜像上方出现日月同辉的景象。


李途纯预感主席挂历要火,立马涨价,“从5块直接涨到25元”,果然,第一天就卖出去1万册。当年主席诞辰前后,韶山游客达到惊人的200万,李途纯也一跃成为百万富翁。


一夜暴富之后,李途纯扬眉吐气,他开始四面出击,开书店,开酒店,开录像厅,做《花花公子》杂志的代理。悲催的是,这些项目不但没有让他赚到钱,还让他欠了银行一屁股债。


3


1996年,一贫如洗的李途纯再度南下,到深圳寻找转机。


转机很快来了。有一天,他喝到一瓶叫“活力宝”的乳酸菌饮料,味道不错,他便联系生产厂家谈合作,希望在湖南代理该产品,或者双方合作建厂。但合作没有谈下来,因为他拿不出对方要求的资金。


吃了闭门羹后,李途纯仍不死心,当年法国达能大举入股娃哈哈,这让他觉得饮料行业是一座金矿,无论如何都要挤进去。这之后,他换了一个思路,不再与厂家谈合作,而是直接挖掌握“活力宝”配方的技术总监。


起初,那位技术总监不想跳槽,李途纯便向“活力宝”老板散播流言,说该技术总监已经跟自己签约,逼得那位总监不得不跳槽。有了配方,还需要资金。回到湖南后,李途纯找到自己欠钱的银行,告诉对方要么继续投资,让他开厂还债,要么坐等原来的贷款变成坏账。银行负责人思来想去,只能接受。


同年9月,李途纯在家乡成立株洲日出江南实业集团(后改名为湖南太子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简称“太子奶”),开始生产乳酸菌饮料,他给这种饮料取了一个非常大气的名字——“日出牌”太子奶。



与宗庆后初创业时一样,起初,李途纯学习宗老板,推车满街叫卖,不过他的口才哪能赶上宗老板,自然一个月也没卖出去几瓶。所以1997年初,李途纯决定转攻餐馆。


彼时,当年饺子馆的老师傅已经在株洲开了10多家分店,一听说小徒弟搞乳酸奶,立马拿了200箱。


客人饭后,老师傅免费送给每人一瓶太子奶,结果刚刚送了半个月,带小孩的顾客就在门口排起了长队“点名要喝太子奶”。


紧接着,株洲各大餐馆纷纷找李途纯拿货,当年太子奶销售突破1000万,到了1997年11月,销售额已经达到3000万。



胜利让李途纯彻底亢奋,他把回款又投入到扩大再生产中。


4


李途纯不满足于只做一家湖南著名企业,他想让太子奶快速获得全国影响力,于是相中了央视“标王”。


1997年年底,李途纯决心把太子奶推向全国市场,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打广告。


于是,李途纯心一横,火速赶到北京梅地亚中心,“跟年销售几十亿的大公司比试比试,争争央视黄金时段广告”。



当时,太子奶虽然做出一定规模,但李途纯手头并没有余钱,他甚至还欠着工人好几个月工资。然而这并不影响李途纯参与竞标的雄心,他用借来的20万买了一张“标王”大会入场券。


尽管是第一次参加如此隆重的盛会,但李途纯却表现出一种俾睨天下的气魄。招标现场,别人10万、10万加,李途纯一出手就是50万,最终默默无闻的太子奶以8888万元的价格一举夺得央视标王。


不过,北京竞标刚刚结束,株洲的财务总监马上打来电话“公司全部资产加起来也没这么多”。李途纯声如洪钟,“抱着必死的信念才能求生存”。



可不是,李途纯刚刚回到株洲,立马就成了市政府的座上宾,紧接着四、五家银行追在屁股后面要放款。


央视就是央视。自从5秒钟的太子奶在新闻联播后的广告时段播出后,李途纯的大哥大就没有中断过,电话一个接一个,一直搞到凌晨一点半。仅1998年元月,李途纯就获得了1亿的订单。


从2月份开始,株洲太子奶门口提货的汽车就排起了3公里的长队“少则半个月、多则一个月才能提到现货”。


要知道,当时太子奶就一条生产线,一年只有500万的生产量,李途纯肠子都悔青了“早知道多要银行贷款几个亿,搞上3条生产线”。



为快速铺开经销商网络,李途纯还推出了一套“零风险经营”的经销商政策。该政策规定,经销商可以随时解除合作关系,而且可以在合作期间将超过保质期的产品退回太子奶换新。这样的政策自然让经销商疯狂,到2007年,全国已经有超过7000家经销商加入了太子奶营销体系。


开拓营销体系的同时,除湖南株洲外,李途纯还斥巨资在北京密云、湖北黄冈、江苏昆山和四川成都开拓了四座新的生产基地,形成东西南北中的全国性布局。


这套组合拳之下,太子奶的业绩一飞冲天。2001年~2007年,其年营收从5000万元飙涨至近20亿元,市场占有率攀升至76.2%,成为乳酸菌行业无可争辩的老大。


李途纯终于做成了老大,他享受这种感觉。彼时,他是出镜率最高的企业家之一,无论走到哪里都前呼后拥,讲起话来更语惊四方。



2005年,李途纯在一本名为《千年构想》的小册子中提出,要把太子奶做成一家长盛不衰的“千年企业”。

5


就在李途纯做着千年美梦的时候,一场深重的财务危机却悄然降临。


2007年初,太子奶高速扩张,李途纯为了实现“赴美上市”、“冲刺世界500强”,着手引入英联、摩根士丹利、高盛等机构投资7300万美元,同时由花旗银行领衔,联合荷兰银行等6家外资银行共同对太子奶提供了5亿元的授信。李途纯与三大投行签署了一份对赌协议

  • 注资后前三年如果太子奶集团业绩增长50%,则可降低注资方股权;

  • 如完不成30%业绩增长,李途纯则失去控股权。


拿到融资后,李途纯仍然按照既定模式运营,将太子奶的销售规模推向巅峰。李途纯豪言:太子奶要在一年内超过光明,三年超过伊利、蒙牛。”吹牛的同时,他还极尽排场地举办了公司十周年庆典,邀请政商名流参加,当天光是烟花就放出去200万元。


李途纯的思路是通过持续快速扩张摆脱危机,因为大笔花钱,太子奶的财务状况始终不见好转。到2007年中期,太子奶开始控制基础办公费用,到下半年,株洲公司甚至赊不到办公用品。



李途纯继续找钱。除了自己找之外,他还发动员工一起找,并对能找来钱的员工给予重奖。年中,太子奶从农行、招行、建行、中行等内资银行陆续获得大额贷款,9月又从美国花旗银行、新加坡星展银行等6家国际财团获得5亿元低息联合信贷。


不过就算这样,太子奶的财务状况也没能好转,新获得的资金主要被投入快速扩大生产规模,全公司只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。李途纯家族的财务状况也受到拖累,其家族名下房产到年底已逾期还款60多次。


在这种局面下,要想让大家解套,唯一的办法就是上市。事实上,获得花旗银行贷款不久,李途纯便开始通过媒体向外界描绘太子奶上市后的宏伟蓝图,2008年3月更启动了相关工作。



然而上市工作尚未展开,太子奶就遭遇了新的危机。


9月,中国乳品行业爆出“三聚氰胺事件”,尽管检验结果显示太子奶从未使用三聚氰胺,但其销量却在事件曝光后大幅下滑,有报道称,一些工厂还出现了停工、裁员现象,在建的昆山生产基地则成为烂尾工程。


屋漏偏逢连夜雨。几乎与此同时,雷曼兄弟破产,金融危机爆发,花旗银行则早在2007年第四季度就出现了近百亿美元的亏损。


同年10月,花旗银行对太子奶提出提前还贷的要求,李途纯当时还了部分贷款和利息。而后花旗银行突然在北京起诉太子奶,要求提前归还全部贷款。


2008年11月,被花旗逼债的太子奶陷入债务危机,英联投资、摩根士丹利、高盛三大投行与太子奶签订协议,以再注资4.5亿元的承诺让李途纯交出所持太子奶61.6%股权。李途纯也因此失去了太子奶的控股权。


6


此时的李途纯已经走投无路。他写信给湖南省、株洲市领导求救,称自己“决策失误、过快扩张、管理不善、用人不当”


面对着曾经风光无比的本地民族品牌危局,重压之下的株洲市政府被迫出面,由国资背景的高科奶业紧急托管太子奶



“太子奶必须救,可以救,能够救!”高科奶业老总文迪波带着这样的豪言上任了。


高科奶业成立之前,文迪波一直担任高科集团董事长,另担任株洲市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、天元区委常委以及区人民政府党组成员。在当地,他颇有一些政治资源,名头不小。


履新之后,文迪波展开了一系列行动。首先,他联合投行把李途纯排挤出局,将公司运营权拿到手中;其次,他在北京和湖南成立了两家私人公司,让太子奶与这两家公司分别签订总值1150万元和115万元的“广告合同”,而事实上这两家公司几乎没有做广告投放;最后,他于2010年1月通过特殊手段将高科奶业变成一家私人控股60%的民营企业,并将太子奶的商标转到高科奶业名下。至此,文迪波鲸吞太子奶的野心已昭然若揭。


这个被贪欲迷住了心窍的国企老总虽然打得一手好算盘,却是一个空想家。他不但没有办法纾解太子奶的困局,而且使局面变得更加糟糕。在李途纯出局前,太子奶的年营收为16.8亿元,到了第二年,前九个月的营收仅为5亿元。


糟糕的业绩让太子奶的经销商非常忧心。2008年4月,还在位的李途纯为确保当年的销售额,让经销商向太子奶缴纳“货款准备金”,金额为年度总销量的10%~30%。



文迪波的胡乱经营则让这些经销商看不到前途,怀疑自己的钱还能不能拿回来。与此同时,太子奶的高管们也在被文迪波排挤后心灰意冷。其后,这两部分人中的激进派逐渐走到一起,他们希望已经出局的李途纯重新出山。


李途纯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。2010年初,被“太子奶”拒之门外的李途纯在北京注资6000万元,成立了仙山奶业


“就像加多宝改名之后还是王老吉一样,我们当时希望重新做一个公司,就像太子奶一样,同样的技术团队,同样的管理团队,同样的营销网络,都是我从太子奶带出来的原班人马。”


为快速吸引太子奶经销商加盟,他还于4月中旬宣布对他本人及原太子奶的21亿元债务终身负责,“确保一分不少地归还”。这之后,太子奶的经销商纷纷加盟仙山奶业,以“货款准备金”的名义为后者筹集了约5600万元。此外,仙山奶业还向原太子奶员工集资数百万元,同时借了5000万~6000万元高利贷。这些集资成为李途纯后来被捕的由头。


面对这一突如其来变局,文迪波怒不可遏,若任由李途纯继续搞下去,他的计划就泡汤了。在他看来,阻止这一切的唯一办法就是把李途纯抓起来,让仙山奶业散摊子。


6月12日,文迪波动用自己的政治资源将李途纯在北京抓捕,抓捕理由是“非法吸收公众存款”、“涉嫌挪用资金”和“职务侵占”。两日后,李途纯被关入株洲市看守所。


李途纯被捕后一直不认罪。不久,他关系密切的亲朋好友以及原太子奶重要下属全被要求配合调查,或被抓了起来,其中舅舅高博文在配合调查期间割腕自杀;弟弟李洁纯一度瘫痪;大妹李冠军则面部瘫痪,“无法长期说话”。据报道,李途纯本人也因心脑血管疾病时常“晕厥”。


这样的打击让李途纯欲哭无泪,但他仍拒绝认罪,他觉得如果不扳倒文迪波,自己永无宁日。那之后,他不断通过律师向湖南省纪委举报文迪波贪污。


文迪波这样的贪官不禁查。2011年7月,他被湖南省纪委“双规”,后来因受贿罪和渎职罪被法院判处9年有期徒刑。


在文迪波受审的同时,株洲市天元区检察院认定先前起诉李途纯的各项罪名不成立,决定对李途纯不起诉。2012年1月,李途纯在被羁押了15个月后走出看守所,据统计,他是著名民营企业家中第一个被无罪释放的。



“大帅归来帐已破”,面对这个曾经坐拥数十亿资产的奶业帝国,李途纯似乎已经无力回天。


2011年8月,新华联和三元联手以7.2亿元的价格,全盘收购破产重整的太子奶。


一个好的企业,

可以被资本和创始人之间的矛盾所击垮....

成功需要做对很多事情,

而失败只需要做错一件事情!